有师如此,何其幸哉
文章来源:本站


纪念南京地质学校建校七十周年征文:

        南京地校的好老师太多,我不能一一道来,这里按认识的时间顺序略述几位。


尽管你望着黑板,我也知道你在走神

        教我们物理课的是正值中年的方志远老师,他中等个头,偏瘦,五官极其周正,立体感强,是标准的美男子。我因从小空间思维能力不错,因此物理和几何学一直学得很好,进了地校后也一样。可能我的物理成绩不错,感觉方老师很喜欢我,走在路上遇到他,还没等我开口喊他,总是他先喜笑颜开地喊:“小燕子,小燕子!”有时还逗我两句:“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逗得我无比开心。我有个毛病,容易受干扰,一受干扰上课就会走神。记得一年级下学期有次物理课上,我不由得又分神,望着黑板和方老师,却神游于外。就在这时,一个粉笔头飞到我额上,我猛然醒来,仿佛听到敲在额头的粉笔头在说:“尽管你望着黑板,我也知道你在走神”。方老师面对这么多学生,我坐得端正,什么也没做呀,他怎么就知道我在开小差?真佩服他的眼力和在课堂上对每位同学的关注。我心里对方老师没有一丝怨恨,反而是感激和庆幸有这样敏锐负责的老师。这次粉笔头事件之后,在校园碰到方老师,他依然喜笑颜开地喊我逗我。有次寒假没回家,他还请我和笑真去他家吃饭。方老师让我倍感亲切,又肃然起敬。


三点决定一个平面



        二年级上学期,我们迎来了第一门专业课——《普通地质学》,该课由奚味真老师讲授。奚老师是位中年女老师,短发,一双有神的大眼睛,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偏高个头,身板硬朗。她图文并茂、深入浅出、自由讨论的授课方式非常感染人,她爽朗的笑声总是传递一种力量和人生态度。在第一堂课上,奚老师就绘声绘色、充满激情地介绍了地质学是门研究地球的宏大学科,让我对地质学不禁肃然起敬,并开始做着将来当地质科学家的梦。在奚老师的授课中,我知道地球由地核、地幔、地壳组成,其中地核居然是炙热的岩浆,还有地形地貌的形成机理,地球外部圈层等。这些宏大的构造和运动让我兴趣盎然,常常奇问百出,下课还缠着奚老师问,她总是不厌其烦地为我讲解,后来倒是我感到不好意了。喜欢这门课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能体验野外实习。记得第一次普地实习是去南京郊区的燕子矶,观察和分析地球各种力的综合作用机理形成**上断崖式的燕子矶地貌特征。当我们在爬燕子矶的山路上要休息和到燕子矶上要吃所带的馒头中餐时,旁边却无凳可坐。奚老师马上将挂在地质包边扣上的地质锤拿出来,边说边演示:“你们看,地质锤木把朝地,平宽一点的锤边面朝上,正好让我们的屁股坐上去。怎么样?坐稳了吧,可以开饭啦!”我们依样地都坐在地质锤这把“凳子”上。她接着解释:“学过几何吧,三点决定一个平面,平面具有相对稳定性。我们地质队员活学活用,自己两只脚加上立起的地质锤不就是三个点吗?形成上下两个平面,所以我们有个随身的‘凳子’,随时稳坐钓鱼台。” “还有我们的指甲硬度为2.5,也是个在野外判断矿物硬度的工具。”……一路上,我们被奚老师的乐观、幽默和智慧,不时逗的乐开怀,心和眼更明亮了。



轻重主次分清楚

        付安雅老师带我们二年级下学期开的《晶体光学》这门专业课,她清瘦,白白净净,人如其名,安静文雅,充满知性。我在一年级学得轻松,成绩也好,但到二年级,干扰因素太多,分心,学的就不怎么好,成绩下滑。我觉得我老是开小差。一定是课上开小差被她发现,她又不好明确批评我。有次课间,她把我叫到她办公室谈心,办公室就她一个人。她温柔又语重心长地说:“据说你一年级成绩很好,二年级成绩却下降了,同学说原因可能是你喜欢文学,看小说看多了,分散精力。你还是要分清主次,学业是主要的,爱好是次要的。要先把学习搞好。学业好坏,直接影响你的分配和以后的工作。希望你能想清楚,不能让爱好影响正业。”她其实可以不用管我,但她还是像大姐一样关心我,源于她对我的期望,觉得我可以学得更好,也知道我们正值青春,处在人生的淤泥期,需要外界正向的力量来拉扶。她的谈心确实促进我反思,促进我成长。



                         

当我的闺女吧



        三年级上学期开设了《电子电工学》,这门课由张平陵老师教授。因为我对物理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对这门课也有信心。学了一段时间后,要在实验室自己独立组装收音机了,应该算个动手能力的测验吧。社会上似乎有种惯性认同,觉得女孩子数理化总要差些,看到男同学学习的突飞猛进,我有时也这样盲从地动摇自己的自信。我在组装收音机时,内心紧张,受这种思想干扰,但没影响我的思路,所以,我比较顺利,比较快的装好收音机,并成功收听到了广播。我看到张老师对着我点头微笑,他一直在我们身边,观察我们。这门课同学们普遍认为比较难,有次张老师布置了作业,其中一道综合应用题,班上几乎没有人能做出来,我思来想去终于做出几步,并把思路写在题后。接下来的电工课,张老师提前到教室,居然跑到我的书桌前,摸着我的头说:“这小脑袋瓜还蛮聪明,当我的闺女,好吗?到实验室帮我做事,当我助手”。我脸红了,不知如何回答。然后他就帮我整理课桌上的书本,边整理边对我说:“这么乱,要整理好!”看着他的举动,我心里热热的,觉得他真像父亲。后来得知他是让我跟着学电脑编程。我只去过一次,那唯一的一次,他的夫人,物理教研室实验员孙佩芳老师也在那,他们都好高兴看到我,说要我当他们的闺女,我还是不知道如何是好。那次,他还送我一张电脑编程打出来的年历画。后来我竟然再也没去了,心里不大想去,觉得不自由,也畏难,担心学不好,帮不了忙。多年后回想起,实际上是张老师觉得我是棵苗子,想培养我,是他想帮我的忙。我当时没有正确认识到,现在悔之晚矣。


课余坚持培养一种爱好,相当于多读一个中专

        这是徐邦梁老师对我说的一句话。最开始知道他,是因为他给全校新生作如何规划学习时间的报告。后来听吴老师及其他老师满心佩服地说他如果在大学,一定会是知名教授,说他是第一位发现铜草的人,就是他发现铜矿指示植物——海洲香薷。我心里就开始敬佩他。后来三年级他教我们专业英语,就有了直接的接触了。在路上碰到他,他总热情地招呼我去他家玩,并嘱咐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请教他,他还把他家的门牌号告诉我了。我也想得到他的帮助。于是,有次春节返校,就去给他拜年,实际是想多了解他,向他学习,让自己能近朱者赤。他和他的夫人,南京林学院的教授,热情地接待我。徐老师把我引到他的书房坐下,他的书房到处都是书,书架上放不下,茶几、沙发、桌子、椅子、地上都放着书。看这样子,他一定很忙,随时都处在阅读和思考中。我觉得自己有点打搅他了。他问了一些我的情况,就我的情况讲了很多,让我要规划目前的时间和以后的发展。我现在都忘记他当时具体跟我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其中一句话——“课余坚持培养一种爱好,相当于多读一个中专。人家四年读一个中专,你就读了两个。”后来每次在校园里相遇,徐老师总是主动招呼我去他家吃饭,去他家玩。我一次也没有去了,因为感觉去了像在打搅他一样。


        地校老师的故事远不止这些,是他们用肩膀扛起责任,用耐心和智慧教会我们知识,用爱心浇灌我们心灵。他们在学习上鞭策我们,在生活上指引我们,在精神上放飞我们。有师如此,何其幸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