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感怀——摘自原校刊主编陈贤杰老师个人博客
文章来源:本站


  这是我的第六篇《新春感怀》了。同时表明我们的“聚贤茶室”进入了第六个年头。

  又一个冬天来临,人的一生要经历好多个冬天。南京的冬天有时比北方的冬天还难受。我们近十年来大多都在温暖的羊城过冬,有人称我们为“候鸟”。当南京还是冰天雪地、人们缩手缩脚的时候,我们却沐浴在羊城春花的海洋中。每年冬天将至时,南京的同事碰到我们就会问:还不走啊?

  但今年的冬天,我却偏偏在南京度过。因为考虑到有几年不在这儿过年了。女儿也要从广州回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参加了老年大学电脑班的学习,课程要上到一月上旬。老有所学嘛!学习能使生活更充实。我们这个班中有几位80多岁的老人,他们的学习精神时时鼓舞着我们。同时我也借此机会宣传我们的网站。我们这些老人被称为南京同龄人中的电脑高手。我们的网站在中老年网友俱乐部(oldclub.zj.com)中是受到好评的。我们以电脑网络会友,结识了许多新朋友,经常切磋,乐在其中。

  因此,06年的春节可以在南京和儿孙辈阖家团圆了。

  因为有了留下来过冬的决心,感觉南京冬天的寒冷也不过如此。转眼间,现在大寒已过,春节渐近,浓重的节日气氛赶走了寒气。正是“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其实,2005年,我大多时间还是在南京度过的。让我在这新年伊始,回顾这一年来的经历吧:

  05年1月8日是我们到南京地校工作50周年的日子,我们当年同到地校的测绘学院的老同学(王文中、劳永乐、张宗文、刘学)几家人相聚一起庆祝了这个永远不忘的日子。

  此后,1月11日我们便到了广州。在广州的三个月中有许多活动令人难忘:

  2005年春节期间,芳妹一家4人也从上海到了广州。难得我们四兄妹新春佳节齐聚在大哥家。芳妹的好友黎秦云夫妇也从香港回来,我们在东江酒家的新春聚会和徜徉在珠江边观赏两岸夜色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可惜的是不久前黎的爱人阿昌竟不幸病逝。这次和他是第一次相见,却成永别,真是世事难料啊!

  3月19日,我们与在广州、深圳工作的部分地校校友相约在东江酒家举行了聚会,大家相聚甚欢。地校校友对母校有着特殊的情怀,对老师有着特殊的感情。

  在广州期间,我们与老同学、老同事经常相聚,生活丰富多采。在澳洲山庄,在雅居乐,在白云山,在许多茶楼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和欢声笑语。

  三个月后,4月11日我们又回到南京。4、5月份东南大学组织的退休人员到扬州、盱眙等地的旅游和老年运动会我们都赶上了。

  6月份,我们高兴地在南京迎接了久别的校友、远道从美国归来的苗德岁博士。

  7月份,我为工测08班建立了网站,为该班同学创建了交流信息的平台。

  8月份,上海人民出版社苏编辑主动约我们再版《民国军政人物寻踪》一书,我和庆弟即开始对该书内容进行增补并进行录入、校对、上网,直至年底完成并传给了苏编辑。这本书于1991年由南京出版社出版,至今,时势有了很大变化,是应该与时俱进有所增补了。

  芳妹和小川于8月27日来宁,她总是那么来去匆匆,在宁只过一夜。正巧我们女儿也在南京,她们的到来使我们和社会学家金一虹也有了一次聚会。我有十多年未见到金一虹女士了,只是在江苏电视“超级调解”节目中经常能看到她这位调解专家。她是位大忙人,也是名人。

  9月、10月,金秋时节好事多。

  9月3日?女王艺丰的女儿满月,我们赴宴喝喜酒;10日教师节,王文德在“食为先”酒家宴请我们。记得上年也是教师节这一天,适逢周六,他请我们吃饭,连走几家大饭馆都客满,后来打的到了很远的“万家灯火”才吃上饭。学生对老师这般情谊令我们过意不去。15日我们到了常州,荷英和妹妹们在妈妈身边算是提前过中秋节,并欢送外甥王佳尔到意大利留学。

  10月更热闹。工测08班同学(我们的“关门弟子”)庆祝毕业10周年,30多人在世纪缘大酒店聚会。同时,地校校友会成立5周年,全国各地来了不少校友。我们沉浸在师生情谊的海洋中,感受着作为一名老师的幸福与快慰。

  10月13日是我的生日,按中国人的习惯生日是过虚岁的,因此,今年便是我的七十大寿。同学们在聚餐时特地送了大蛋糕,为我庆祝生日。我们也邀请了几位同事在“好记”酒家一聚。儿女们都给老爸送了生日礼物。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已不稀奇了,七八十岁的人满街满公园都是。

  过了生日的第二天,10月14日,我们便出发到浙江旅游了,一去13天,畅游了杭州、西天目山、临安西泾山、浙西大峡谷、宁波、奉化溪口、千岛湖等多处景点,身心怡悦在名山秀水之间,见到许多久别的同事朋友和学生,也圆了荷英故地重游之梦(她在浙江工作十年,浙江的山山水水留下了她的足迹)。和她的老同事们一起寻到了三十年前每天上班的老屋,只见门庭依旧,人事已非。我的《浙江行》将记录下这一游程。这次旅行得到刘素仙、铙勇华、俞建明、吴亦长、陈梁友、汪天富、康长军等同学的热情接待,所到之处都有学生作陪,在此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05年,我们的父亲如果活着,是100岁。他离开我们也30周年了。庆弟为此写了一篇纪念文章:《遥远的回忆》(http://2499cn.com/fuqinji.htm)。对父亲,我作为长者也不比弟妹了解得多,因为我十岁才见到他,而三年后又上了寄宿学校。后来,未满16岁的我便参军到了遥远的东北。实际和父亲朝夕相处的时间只有3年。看了庆弟的文章,我们对父亲更加深认识,更肃然起敬。父亲,你的儿女永远怀念你!

  11月3日我又回到广州,这次是参加广雅中学校友毕业50周年聚会的。10月5日,11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相聚于风光秀丽的南国桃园度假区,6日回到母校参加庆祝活动。都是70岁上下的白发老人,却个个兴致勃勃,充满活力。欢聚的场面十分感人。

  11月7日,我被同事约请到了番禺市桥,在这个打工生活了七年的地方,见到了多位老同事。旧地重游自有一番感慨。

  13日,约了大哥庆弟同去探望正在广州的近90高龄的四叔,在云香酒家共进午餐。四叔是我们家族中还健在的最年长的亲人。难得的叔侄相聚也是天伦之乐。

  这次,我在澳洲山庄居住的时间不长,多数住在女儿处。在广州期间,项仲贞同学专程从老家阳江来探望我,荷英的老同学石慧玲夫妇专门请我品尝潮州菜肴。这些也都令人难忘。

  我于11月21日又回到南京。其后的时光主要是休闲、学习、录入和校对书稿。

  这一年来,南京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全国十运会在南京召开、地铁的开通、新火车站投入使用、**三桥建成通车、台湾连、宋来访、绿博园和郑和公园建成等等都是这一年发生的大事。从我们的居室俯瞰经过改造的进香河路,车流更加通畅,景观更加美丽了。社会的进步使人们的生活更好了。  

  以上就是我在新春到来之际对2005年的回顾,以此作为和亲友们交流信息。

  农历新年的脚步已近,旺旺吉祥之声四起。在此,祝愿我们的网站进一步发展,祝愿大家新春愉快,心想事成,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2006.1.22于南京